校友风采
校友活动
校友录
管理科学与工程系 工商管理系
建设管理与房地产系 会计系
经济与金融系 公共管理系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工作 > 校友风采
校友风采
刘创:严谨求实,同舟共济
发布日期: 2014-06-14

 

人物名片:
  刘创,同济大学1981级建筑管理专业校友。建筑专业高级工程师。深圳锦池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武汉新地置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同济大学校友会董事、同济大学经管校友理事会副会长。

 

  在采访之前就听闻,刘创曾在不同场合多次谈到同济严谨求实的学风对他的深刻影响。而初次见面,他的言谈举止似乎印证了同济风格对他的深深烙印。
  访谈还没开始,刘创就谦虚地表示:自己是做实业的,口才自然比不上那些做文化、做投资的校友,所以采访什么的也说不上,就是聊聊同济,聊聊自己。这一番开场白一下子就拉近距离,接下来的访谈也顺理成章地进入了拉家常式的轻松模式。
  谈话伊始,刘创就自己开启了同济话题。刘创1981-1986年期间于同济求学,主修经济与管理学院工管专业。“同济严谨求实的学风对我影响很深”,刘创颇为深情地感叹母校朴实、宽厚待人的人文氛围对他的影响,具体来讲就是在为人处事方面,母校教育他们朴实善良,而在求学上则严谨求实。
  刘创曾说过:“只要听到对方(业主或合作方)是同济毕业,便会感觉很放心。”当我说起这一话题,刘创纠正了这一说法。他觉得这样的说法过于片面狭隘,也许是传媒断章取义了。说起对同济校友信任感的来源和基础,他觉得一方面当然是母校情怀,听到对方是同一学校的自然就倍觉亲切,相信这是多数人的共通点。另一方面,由于自己是从事地产业,同济又是工科名校,培养出来的学生专业素养很好,选择他们为合作伙伴,对于事业发展很有助益,情理兼得,何乐而不为呢?
  回首人生经历,刘创觉得自己是幸运的。首先是大的幸运,那就是生活在一个好的时代。80年代的中国各项事业朝气蓬勃,年轻人有很好的选择和发展空间。同济作为一流名校,其毕业生大都能进比较理想的部门施展才能。改革开放,深圳特区的发展给刚毕业踏上社会的刘创特别多的机会。而后是小的幸运,从政府到宝安集团再到自主创业这一路上,刘创得到了同济校友和其他社会各界人士的帮助。尤其是1998年创业的第一笔资金,使他站在了比同龄人更高的起点上,因此,才能够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就。还有深圳市同济人建筑有限公司、校友陈劲松主理的世联地产等都给予他公司发展很大的帮助和支持。
  正是感觉自己一直有“贵人相助”,因此刘创始终饱含一颗平常心和乐意助人的心。“母校同舟共济、自强不息的精神让我学会了乐于帮助他人”,在商海沉浮多年,刘创说在其创业过程中,遇到很多不能克服的困难时,总会有同济的校友或是社会上的一些好心人帮助他。而这些给他最深的启示就是,只要自己有能力,就应该乐施好善,帮助他人。“社会就是一个轮回。”刘总颇为哲理地总结道。
教育是国家建设发展的根本,刘创对此深以为然。多年来,刘创对教育慈善事业投入了极大的热情和资金支持,自然,对他影响至深的母校同济大学的建设发展更是牢牢牵引着他的心念。
  为迎接同济百年校庆,支持学校教育事业,刘创2006年5月向学校捐赠了300万元人民币,用于建设校史博物馆。周家伦书记、陈小龙、赵建夫副校长出席了5月19日举行的捐赠签约仪式,陈小龙副校长代表学校与刘创先生签署了捐赠协议书,周家伦书记高度评价刘创先生支持教育的义举,并对给予母校关心支持的广大校友致以崇高的敬意和诚挚的感谢。
  2010年9月,同济大学校长裴刚捐赠发起成立“同济大学追求卓越奖励基金”,刘创捐赠200万注入该基金。“追求卓越基金”是在同济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下的专项基金,该基金为开放式留本基金,接受国内外社会各界团体、企事业单位和个人尤其是校友的不定期捐赠。所有捐赠款项均作为卓越基金的本金,原则上是不能动用的,每年仅将卓越基金的存款利息或投资收益用于奖金发放和支付其他行政费用。
  2012年5月,刘创与校友徐勇明各捐赠1000万作为“同济大学明创人文发展基金”启动基金,该基金用于支持同济大学未来十年认为学科的发展。在捐赠签约仪式上,刘创表示,为母校做贡献是理所当然、最有意义的事,通过捐资助教,建言献策,能够更好地表达对母校的情感和期许。
  除了对大学母校同济的回馈支持,刘创还为高中母校湖北省沙市中学捐赠,设立奖学金。此外,他还投资兴办社区幼儿园,小学,为教育的各个阶段投注资金和关怀。说起这些,刘创却颇为无奈地感慨:一个官员的好坏影响一方地区的五年建设,一个企业决策者的英明愚钝关系到公司十年的发展,但教育攸关的却是整整一代人的素质和前途。中国的教育改革势在必行,但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扭转,作为一个关心教育的企业家,他也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捐赠与支持。
  作为一个房地产业的公司老板,面对房地产被日益妖魔化的局面,刘创却是有话要说。他认为,年轻人工作三五年甚至十几年买不起房是正常现象,虽然买不起房大多数人也还是有着容身之所,并未见得人人都露宿街头,无家可归。至于提到现在炒得火热的“八零后暮气沉沉源于房价太高”的话题,刘创则认为现在年轻人眼高手低,一味啃老才是造成这一局面的重要因素,而导致这一因素的根本原因就是教育、道德建设与经济发展严重脱节的矛盾。
  聊起这些宏观形势分析,刘创还向我们介绍起桌面上摆着的美国人迈克尔.桑德尔所著的《金钱不能买什么》。他说,美英等发达国家都曾遇到过中国现阶段碰到的问题,当然相对而言,中国的矛盾更为突出,但我们有自己的国情,不能总是向欧美发达国家看齐,然后一味抬高人家踩低自己。至于幸福指数的高低,则完全是由个人心态决定的了。
  正当我想继续这个话题时,刘创的助手提醒他要赶赴下一个约会了。也是,谈起这些国家大势的问题总是没完没了,却到底不是凭我们凡夫俗子的一己之力就能解决的,争得面红耳赤又有何意义?何况,刘创对母校和社会的回馈不正是对改善现状最有力的支持吗?
 

(转摘自《同济人·深圳》试刊号)
 


返回